高新民:"互聯網+"不意味著傳統產業被顛覆

\
  5月16日,為傳播信息社會理念、增進信息社會共識,迎接第十個“世界信息社會日”到來,由信息社會50人論壇主辦,希捷科技(SeagateTechnology)協辦組織的“2015信息社會發展論壇”在北京中國大飯店召開。來自中央部委、地方政府、科研院所、高校與企業的代表400余人參加會議,圍繞“互聯網+與創新驅動”主題展開了深入討論與交流。中國互聯網協會副理事長高新民出席會議,并圍繞“互聯網+的重點和關鍵點”做主題演講。他指出,“互聯網+”是互聯網與傳統產業的融合創新、在競爭和合作中形成新業態的過程,即產業互聯網化。產業互聯網不僅僅是產業形態和互聯網技術的融合,也是互聯網思維和互聯網商業模式對傳統產業的滲透?!盎チ?”,盡管在技術上可能有顛覆性革新的概念在里面,另外個別企業如果不求進取也可能在這個浪潮中被顛覆,但是從產業總體上來講沒有顛覆性的問題。傳統企業的積極參與、技術的升級和更新、新經濟業態的法規創新,是“互聯網+”進入傳統產業的三個要點。
  以下根據現場演講整理:
  尊敬的楊部長,各位領導、各位嘉賓,大家上午好,很高興來參加論壇,“互聯網+”與創新驅動這個論壇主題非常好。
  剛才楊部長講了一下關于創新驅動的內容,很有啟發意義。最近我參加了一些關于中國互聯網發展的工作,回顧了中國21年互聯網發展歷程,從1994年接入世界互聯網之后,中國的互聯網發展確確實實是創新驅動的一個結果,實現了從無到有、從小到大、從弱到強的蛻變。目前提出的“互聯網+”實際上反映了互聯網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。目前很多領域都需要創新驅動,不僅僅是在互聯網領域,但“互聯網+”是目前落實和實施創新驅動戰略非常重要的內容,可能是最活躍的、最現實的一個領域。所以,論壇的主題,互聯網+與創新驅動非常好。
  我講一講關于“互聯網+”的個人看法。李克強總理在兩會上提出互聯網+之后,進一步提出要搞互聯網+行動計劃。從國家發改委到地方政府都在做行動計劃,都在研究行動計劃,互聯網+目前是最熱的詞匯了,大家對互聯網+也有很多解釋。我個人認為,還是要琢磨互聯網+的重點到底是什么,要推動互聯網+的關鍵點是什么。
  回顧我們20多年互聯網發展歷程,沒有一個統一的階段劃分。在上次的專家座談會也討論了很多劃分方法,比如說用網絡的窄帶網、寬帶網、移動互聯網等來劃分。現在我們有一個綜合性的分法。第一個時期是基礎初創期,互聯網發展從無到有,包括網絡、網民、互聯網產業等,但難以說具體的時間點,比如從哪一年哪一月到哪一年哪一月,大約是互聯網在中國發展的第一個五年。第二個時期是產業形成期,包括我們的三大門戶網站,現在的BAT都是在第一個五年的末期成立的,但是真正發展是在第二個五年,那么第二個五年期最重要的節點是什么呢?2005年我們國家互聯網網民突破一個億,一億網民為我們的互聯網產業發展帶來了巨大的市場規模效應。第三個時期是快速發展期,大約是最近10年時間,快速發展期的標志是什么呢?在快速發展期的前五年,網民的年均增長幅度、增長速度都非常高,在2008年網民規模達到2.98億,這個數字超過了美國的網民數字,2008年是一個重要時間節點,從網民規模來看,我國已經成為真正的互聯網大國。另一個節點,2008-2009年互聯網發展從PC時代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,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是由智能手機應用帶動的,這個節點對互聯網發展是非常關鍵的,促使互聯網朝應用多元化發展,電子商務、現在最火的詞O2O發展模式,都是在這個時期發展的。我們把2015年叫做融合創新期,最主要的標志就是提出了“互聯網+”。盡管過去互聯網+零售業就是電子商務,互聯網+視頻有樂視這樣的互聯網電視,還有很多互聯網游戲、互聯網音樂、互聯網文學等等,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為互聯網+,但是我認為今天提出來的互聯網+跟原來泛泛地講的互聯網不一樣,應該有新的涵義,因此我們認為這是互聯網發展一個新的起點。
  對互聯網+應該怎么樣選擇定位和重點?互聯網已經成為信息社會泛在化的基礎設施,可以說是無所不在,各個領域都可以依賴于互聯網發展。但國家提出互聯網+戰略,應該有重點,不應該只是原來泛泛而談的互聯網+概念。我認為,“互聯網+”首先要理解為產業互聯網化,傳統產業要跟互聯網融合起來創新出一種新的業態,利用互聯網的優勢、技術、思維、模式產生新的業態,這樣對促進傳統產業的升級特別重要。我認為,在一定程度上,互聯網+可以等于產業互聯網化。
  產業互聯網的概念也很寬泛,我們有第一產業,第二產業,第三產業,也有農業、工業,還有服務業,工業里面還有制造業、能源業。我認為,產業互聯網化的重點是工業互聯網化,特別是制造互聯網化,這是互聯網+對經濟驅動的著力點,也是難點?!盎チ?”是互聯網與傳統產業的融合創新,在競爭和合作中形成新業態的過程即產業互聯網化。產業互聯網不僅僅是產業形態和互聯網技術的融合,也是互聯網思維和互聯網商業模式對傳統產業的滲透。產業互聯網的重點是工業,特別是制造業,同時也是難點。之所以是難點,不僅是傳統的產業、傳統的制造業需要去擁抱互聯網,而且互聯網自己也要有升級版。如果沒有互聯網自身的提升,包括互聯網的技術、思維和商業模式,可能就無法真正實現互聯網+工業的目標。
  產業互聯網化的主體不僅僅是互聯網企業,甚至我個人認為它的主體還不是互聯網企業,而是在傳統行業轉型的企業。對于互聯網企業而言,它們現在要做的事情是進一步升級,在各方面要有新的思路、技術、模式。當然,它們也是產業互聯網化的重要主體,但是更重要的是傳統行業如何在轉型中研究互聯網、接受互聯網,利用互聯網的技術、思維和成功的商業模式改變原有的產業生態,提升自身競爭力,這些互聯網化的轉型企業行業都應該列為新興產業形態。我們不要認為新興產業就是互聯網企業,在兩化融合中涌現出了一些好的企業,它們其實是反映了新業態的形成。
  互聯網+階段是互聯網發展的新階段?我在十年前說過,我們的互聯網發展盡管很成功,但是基本上是面向個人服務的,是提升個人生活與工作體驗的消費型互聯網,還沒有真正做到為企業服務,總體上沒有形成生產性互聯網或者產業互聯網。因此,從產業互聯網的角度來看,互聯網發展本身還沒有一個成功的基礎,盡管在消費互聯網領域有成功,但從“互聯網+”的概念來講,還不要過分的強調互聯網發展的成功。
  下面我談談互聯網經濟?;チ躍米畬蟮撓跋旌凸畢資塹繾由濤?,以阿里為代表的電子商務發展,這是對互聯網+最原始的基礎,當然不是說其他方面就沒有貢獻,門戶網站、在線娛樂、社交媒體等都有貢獻,但是真正對經濟產生直接影響的還是電子商務。但是,我們原來做的電子商務,我把它定義為傳統電子商務或者流通類的電子商務;現在阿里、京東以及其他互聯網企業已經開始做新的電子商務服務,我把它定義為供應鏈電子商務。供應鏈電子商務不僅僅發生在流通領域,還與供應商、制造商(特別是消費品制造商)直接關聯,比如現在的定制化電商已經非?;鈐?。馬云曾經提出來,現在做電子商務已經不是B2C、C2C,而是C2B,這是什么呢?它就是供應鏈型電子商務,是屬于互聯網+新的起點。這個說法還不夠,進一步與供應鏈關聯的話,那么它就是產業互聯網化的起點。從傳統電子商務到供應鏈電子商務的演變過程,我認為有三個推動力。第一個是互聯網的普及。第二個是新業態的形成,互聯網發展進入新的CPS階段,人和人、人和物、物和物將實現萬物互聯。第三,以阿里為代表的傳統電子商務轉型及其成功的示范效應,對于各行各業都有巨大的影響。
  現在講電子商務成功,其實要加一個定語,網絡零售比較成功,但整個電子商務在國際上并非都是成功的,特別是B2B企業電子商務這塊。我這里有一些數據,2013年我國網絡零售規模超過了美國。根據2014年的數據,網絡零售第一位的是中國大陸,大約4000多億的交易額,第二位是美國,有3000多億,第三位是英國。2014年麥肯錫做了一個報告,報告中對中美互聯網經濟做了比較,報告也承認2013年中國網絡零售規模超過美國,它的給出的數是中國達到2950億、美國2700億,從網絡零售占社會零售比重來看,中國是8%、美國只有6%,從網購用戶數量來看,以淘寶、天貓和EABA相比,中國網購用戶也超過美國。不過,從云服務滲透率來看,中國只有21%,美國達到60%,從中小企業互聯網使用來看,按照報告的標準,中國只有20-25%,美國是72-85%。盡管統計標準與口徑存在差異,但總體來看,我們國家電子商務的成功主要在網絡零售這一塊,B2C、C2C做得比較好,但面向企業的電子商務或者叫生產型互聯網發展還有較大差距。最近去美國,發現在美國沒有人討論云計算、云服務了,云計算、云服務已經在美國實現了常態化,變成普遍的東西了。實事求是的說,在互聯網企業中阿里云做得不錯,但與美國云的普及、亞馬遜云的發展還是有一定差距,尤其是傳統企業對互聯網的接受程度。
  目前,對于流通型電子商務發展的趨勢,大家的認識基本一致。第一個是O2O,第二個是供應鏈電子商務,即C2B2C,這種模式的發展本身也在推動互聯網向“互聯網+”進發?;チ笠檔姆⒄共喚黿鍪敲嫦蚋鋈?,也不僅僅是眼球經濟,而是要從生產型互聯網發展出發面向企業服務,給企業創造價值,形成新的一種產業形態和生產模式,這是真正的“互聯網+”,在這一點上我們的是有差距的。產業互聯網化是從信息服務、通信服務開始,延伸到個人消費服務,現在逐步進入到生產與市場服務、公共服務等領域。在公共服務領域,我們國家做了一些工作,但做得不好,在教育領域、醫療領域存在的問題不是技術問題,而是沒有真正解決老百姓需求的問題。
  要讓“互聯網+”真正進入到第二產業、第一產業,關鍵有三點。第一是“互聯網+”的主體,不僅僅是互聯網企業,更重要的是傳統企業,傳統企業對“互聯網+”的參與度與積極性是決定著“互聯網+”能不能推動順利、能不能取得預期效果。總體上來講,傳統企業有很多焦慮。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,在兩會前網上有一個奇怪的新聞,建行行長說他們是弱勢群體,他感到互聯網對他們沖擊很大。另外,中國互聯網協會開新年座談會的時候,中國移動老總說他們也是弱勢群體,他感覺到與互聯網企業有差距,更不要說傳統的零售業等行業。對于傳統企業而言,實際上不是你們被加、被革命、被顛覆,我建議在講“互聯網+”時,不要總是講誰是顛覆者、誰是被顛覆者,其實不存在這個問題,盡管在技術上可能有顛覆性革新的概念在里面。另外,個別企業如果不求進取也可能在這個浪潮中被顛覆,但是從產業總體上來講沒有顛覆性的問題,所以不存在顛覆和不顛覆。傳統產業要積極參與“互聯網+”,跟互聯網企業攜手共進,另外互聯網企業不要有太多優越感,而是要放下身段跟傳統企業好好研究“互聯網+”,分析我們的技術在哪里,我們商業模式是什么。
  最近工信部布置了一個任務,討論工業互聯網的架構。總體來看,工業互聯網架構需要重構。它所謂的互聯網也不是現在的互聯網,那么未來的網絡怎么來連接?它的要求是更加快,更加便捷,更加安全,低時延,多并發,大容量。特斯拉汽車的協議曾經被一個安全公司破解了,安全問題非常重要?;チ釕廈嬗幸桓齠ゼ隊蠣母衿?,未來的網絡是不是還是在這個框架里,還是另外有一套更有互通性、更加可控性、更加安全的體系,這也需要重點研究。在應用服務方面,要求更加有效率,更加多元,比如定位功能,特別是精準定位功能,可能在在車聯網時代、在工業互聯網時代更為重要?;褂性品?,要求快捷、多并發、大容量,這種數據的存儲和計算能力也需要研究。現在都在講大數據,工業互聯網對大數據分析要求也是不一樣的,不是網民網絡行為的大數據分析,等等。這些都說明,技術的升級和更新非常重要,這是第二個要點。此外,隨著“互聯網+”的推進,新業態必然會與既有的一些市場監管法規有沖突,一方面沿用老的法規不行,過早出來法規也不行,比如互聯網P2P,如果不完善相關監管就會野蠻生長,也不利于行業發展,包括打車軟件也是這個問題,所以新業態的法規創新非常重要。
  總體來看,傳統企業的積極參與、技術的升級和更新、新經濟業態的法規創新,是“互聯網+”進入傳統產業的三個要點。

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500 www.tbzjf.icu

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 我玩龙虎赢了1百万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稳定版 藏分出款有用吗 闲1庄0.95刷反水怎么刷龙虎 炸金花安卓版 单机版多人诈金花 时时彩为什么先赢后输 时时彩平台网址 重庆老时时开奖 时时彩qq群 最新棋牌游戏 pt游戏平台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法 江苏时时网投 新时时个数跨杀